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陌上流年

光陰薄幸。七月,記憶,走近又遠……
  ——題記
  
  [夜殤]
  未央之夏,守一份泛舊的約。那棵你植入我心深處的勿忘我,正淡淡的開著金的粉的花,這樣激動的顏色,是否為了掩飾心頭那抹淡藍淡紫的憂傷?
  窗外,是雨的夏。有風吹過,涼涼的氣息劃過耳際,就像你溫柔的眼神,輕輕掠過。瞬間,心跌入記憶,撥動一季惆悵。
  冷漠的歌聲,感傷著深情在耳畔縈繞,將我的心事濡染,此時此刻,是否需要一杯冰涼酒,才能把我漲滿的思緒冰封?
  守著闌珊心事,為誰用文字而泣,用感情作染,在一方素箋上譜一闋相思賦?
  總以為會一直燦爛在你的心中,只是那些溫暖的往事斑斕易碎。日復一日格外清寂的日子告訴我,其實我依然是棵草,只是隨風一度蹁躚,才引起你驚豔的關注。殘沫逝去的時候,你的情,你的惜,也跟著殘沫凋零。
  愛上一個人,就像愛上彼岸花,所有的良辰美景只是虛設,愛依稀,夢難就,寂寞心殤誰救贖?
  
  [蝶舞]
  記不起多少次碾碎記憶。可昨日的點滴,卻一目了然,愈發清晰。
  歲末邂逅你的影。
  十二月,初見,你一臉燦爛的笑容,不染塵埃,只是,笑容終掩不住眼角一枚淡淡的寞。
  你說,遇見我,或許是一場宿命似的意外。
  我說,要傾盡一生的柔情,只為和你走過一場無果的淪陷。
  塵緣起,為你展開塵封的心扉。我將一懷熾烈倚上你的心湄,希望來自你的柔情破譯我冰封已久的愛情密碼。
  昨日夏花今相似,花色依舊。卻尋不見往昔的絢爛和溫柔。歎,依依情,亦難抵流年似水。
  花開,只燦爛了一季。
  紅塵中,你只是一個的男子,只想住在一個最溫軟的地方,你只渴望有一雙溫暖手呵護一生。你只渴望誰人憐惜,給你深深愛。
  此時,我只想化成你衣袂上那只蝶,翅負美麗傷。蝶舞翩躚,只為跌落你眼中,索取那份專屬於我的柔情。
  蝶舞七月,情深一季。淚眼相望,飛花若夢,斷腸時,豈是一籌清酒,就能抹盡離愁別恨?
  
  [何如初]
  在一堆發澀的文字裏尋找往昔,心沉重到無法呼吸。過往快樂的剪影,在字裏行間,一閃而過。
  一滴淚在泛黃的紙頁上暈開。淚的汪洋裏,遊弋著你的笑靨,而你也在望著我。只是你淡淡的眼光,少了往日的柔情依依。
  人生,若只如在初見,該多好!誰能告訴我,我的目光要如何才能穿透時光纏綿在舊夢的窗口?
  相思至極,無處可寄。拈起食指放入口中,咬過,借指尖的疼痛告誡自己,紅塵過往,不過是一場虛無縹緲的夢,不必太在意得失。那麼我的夢,要在何時醒來?
  心懷失落,任幾杯咖啡,灌醉了自己。或許唯有一醉,才能忘卻那些無法忘卻的記憶。
  似醒非醒間,冷漠的歌再次在耳畔響起:“我不知道我們算不算愛過,還是一場乾柴烈火的寂寞,看著往事在風中慢慢的褪色,而那些溫柔又該如何割捨……”
  走過花開花落,燦然卻沒有結果。因為不能承受冷落的傷痛,誰都想著回到初見。只是那些初見時光中的溫柔,不過是一場有口無心的承諾。情到深處,情歸何處?最後終於化成了一季相思雨。冷雨滴答,你隨風搖曳的,又是誰眼中的相思盅惑?
  每次打量那些最初的美麗,心總會蕩漾起甜蜜的漣漪。舊夢依依,慵懶的思緒掠過回憶裏的你的眉,蕩漾著昨日的柔情。微涼的指尖輕觸那些記憶中的溫暖,歡笑和著淚滴。
  我知道我的心中還有拭不盡的的殤,我的情之所以還在無聲的宣洩,都是因為我的心中,還揣著一種叫思念的疼痛。走過日復一日的守望,只為我獨自能守住一份絕美的相思。
  這一季的投入是這樣的刻骨銘心。愛,許是明媚了四季,亦許是憂傷了一生。再回首,流年陌上,你還欠我一個淺淺的深深的愛的擁抱。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