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鬼禁果2

李姓男子回頭望我,墨色眼眸看進我的心裏——若我還算有一顆心的話,驀然,我想起了紫微也是這樣看我的,那再熟悉不過的眼神,我當即斷定他就是紫微了。

  果然不出我所料,這個男子叫李世民,就是我們要找的紫微。找到他,我暗自高興,只要找出紫微的轉世,就可以喚出紫微原神,問出碧梨的下落。

  “哥哥,是誰來了呀?”一個美貌的少女從輕紗帳後面轉出,眸子裏仍帶著那股綠瑩瑩的仙氣,不是碧梨又是誰?

  “沐若?翊,是你們?”碧梨見到我們,立刻拉下了臉:“見到沐若還可以說高興,見到翊,就可以說是倒楣了!”

  真不知道翊哪里得罪她了。只聽到翊說:“生死乃命中註定,我可以改生死簿,但如此一來,大小神仙都來要求更改凡人的壽命,那地府豈不是亂套了?你娘已經轉世投胎了,不必過這種不人不仙的日子,對她來說,未必不是一件好事!”

  “就是說,我娘已經不認得我了?”碧梨已經泫然:“就是說,……以後都沒有人疼我了?”

  堂上的人自然聽不懂,莫名其妙之後,只好小心翼翼地問:“碧梨姑娘,你怎麼了?”

  碧梨沒有回答,她眼睛一閉,軟軟地往後倒去。



  李世民與翊同時去接,自然是翊的動作比較快,他搶先抱起了碧梨,原來在他懷裏的我,當然地被扔到了椅子上。我心裏沒有什麼感覺,就是想快點把碧梨帶回地府,等到紫微回來,帶走她就可以了。誰知道翊抱著碧梨竟然愛不釋手,主動要求把她抱進房間。我被丟在大堂的椅子上,只有一個人注意著我,那就是李世民。原來,還是紫微比較關心朋友呀……

  我們就在李府住了下來,翊天天刻刻都在陪著碧梨,那個很孩子氣的碧梨似乎也很喜歡翊,但我知道,她心裏真正在意的其實是李世民。她為什麼要到李府,說自己是李家的表侄女,其實就是想與紫微在一起,我已經看到過她偷偷地撫摩過李世民的頭頂、肩膀等地方。難道說,翊會對碧梨動了真心?也好呀!我對自己說,碧梨怎麼樣都算半個公主吧,她嫁到地府,也不算太差,對雙方都有交代了,我也比較喜歡她,她不像王母娘娘其他的六個女兒一樣驕橫跋扈、她們自己長得醜,也不准美麗的女子在她們面前經過。

  這天晚上,我看到翊握著碧梨的手,在月亮下喃喃細語,我掩起窗,只覺得胸口一陣冷一陣熱,終於我支撐不住,倒在了地上。有人推開了門,我多麼希望是翊呀,就算馬上死去,我也要告訴他,我是多麼地愛他……

  我被扶起來了,一看,竟然是李世民。我不由暗暗笑自己,真傻,翊怎麼會來呢?他不是和碧梨在一起嗎?

  “沐若姑娘,你發燒了!”他大叫起來。

  “不會的,”我用力推開他的手。

  “你看!”他遞過來一面銅鏡,我朝裏面一看,果然我的雙頰嫣紅,如桃似李……“怎麼會這樣的?怎麼會這樣的?”我推開銅鏡,捂住了臉,只覺得心裏像有萬把尖刀在一片一片地剜我的肌體。

  “沐若、沐若,你怎麼了?”又有人進來了。我知道是翊來了,我摸索著抓住了他,說:“翊,我犯了大忌了……”

  “你那麼熱!到底是怎麼回事?”碧梨的聲音,雖然她搶走翊,但我還是無法怨恨她,也許這就是沒有感情的好處吧……但若沒有感情,我怎麼會一想到翊與她在一起,就那麼難受?

  “你怎麼了?”紫微的原神也出來了,也許他們從來都沒有看過我這個樣子,大家都不知道如何是好。畢竟,作為一個鬼,我的修為應該算很深了,連我自己都救不了我自己,他們也是無能為力的了。又有一個聲音出現了:“翊,你怎麼沒有好好照顧你的師妹?”

  是師父,我這時候只想他快點讓我魂飛魄散,這樣就沒有痛苦,什麼都沒有了……

  悠悠轉醒,我發現自己盤腿坐在玄寒冰中,心中的難受減少了不少。

  “你的修為差一點就毀於一旦了,你就差感情的那一關沖不破,等你真的拋棄了七情六欲的時候,再來找我吧!”師父又消失於無形中。

  我靠在窗邊,看著翊、李世民和碧梨在河邊放風箏,笑得好開心呀!我呢?沒有感情後,就可以成仙了,成了仙之後呢?恐怕又是無止境的修煉吧!我多希望過上像碧梨一樣的日子呀,單純、快樂、敢愛敢恨。但我只是一個鬼,一個沒有溫度、沒有表情、沒有感情的鬼……

  夜晚是我最喜愛的時刻,涼涼的風吹過,我把自己全部浸泡在冰冷的泉水裏,仿佛又回到了在地府的日子裏,翊就在我的身邊,在我觸手可及的地方。

  有人走到我的身邊,我知道是碧梨,難道她也睡不著麼?

  她把鞋襪脫掉,把自己的雙腳浸入水中,呆呆地望著天上的星星發呆。

  “碧梨,”我叫了她一聲,把她嚇了一跳。

  “你也在?沐若,”她勉強地笑笑。

  “我們說說話吧。”我遊到她的身邊。

  “沐若,從你出生到現在,你印象最深的是誰?”碧梨忽然問。我?當然是翊了,當我還是一個孤魂野鬼的時候,就是他把我帶回去的,我能有今天的修為,也是全拜他所賜。

  “我記得最深的人不是我娘、也不是父皇、也不是王母娘娘、是紫微。”碧梨微微眯起了眼睛,仿佛沉浸在對往事的回憶中。

  “我剛被接到天庭,誰都不認識,誰都不理我,說我是天庭的恥辱,說我是怪物。只有一個人願意跟我玩,那就是紫微。他帶我玩、陪我說話、陪我一起受罰、陪我回去看我娘、偷東西給我吃……有時候我惹他生氣了,只要我哄哄他,他也就回來和我好了……”

  我真的有些嫉妒她了,她可以那麼大膽地向別人表白她所愛的人的點點滴滴,而我卻不可以,反正大家都認為我只是一個沒有感情的女鬼罷了……



  這時,天上下起了淅淅瀝瀝的小雨,撒在臉上很是舒服,誰知道翊沖了出來,他用寬大的衣袖擋住自己,飛躍到我們身邊。他拉過碧梨,把她裹在自己的外套中,嗔怪地說:“你的病剛剛好,不要亂淋雨,擔心著涼……”

  碧梨表情古怪地看著我,我知道她八成看出來我喜歡翊了。

  翊沒有等我反應過來,帶著碧梨就飛回屋簷下,空中只有翊若隱若現的聲音:“……別管沐若了、她不怕涼的……”

  我只覺得胸口麻麻的,只覺得水已經及臉、及唇、及鼻、及眉,好象已經漫過頭頂了……

  “你最近怎麼老是昏倒呢?是不是離開地府太久了?也許,我應該讓你回到地府去打理一下那裏的事情了。”我聽到了翊的聲音。原來,他就是這樣對我的……如果我會哭,我一定會很委屈地哭出來;可是,我是不會流眼淚的……師父說過,一旦我流下了眼淚,也就是我魂飛魄散的時候了……

  我掙扎著從床上爬起來,必恭必敬地對著1磕了一個頭,然後默默地向外走去。外面的太陽很大,我的頭髮、我的衣服、我的肌膚好象都已經著了火,不過、我已經沒有感覺了。我不敢動感情,並不代表我沒有感情——至少,現在身體上的難過沒有心裏的千分之一、萬分之一。我麻木地穿過所有阻礙我的物體,我本來就不是一個實體,我穿越實體就像一陣微風吹過過水面,水面是永遠不會留下任何痕跡的……

  我的速度很快,眼見我就要到了酆都。這裏是進入地府的重要入口之一,我迫切地需要回到我的寒冰裏,儘管那裏已經沒有了翊的陪伴……

  就要快到井邊的時候,我看到了一個男子的身影擋在路口,我喝道:“滾開!”邊說邊揚起了我的玄冰劍,就算紫微是神仙,我也不怕,我的心裏已經空蕩蕩的了,什麼對我來說,都是沒有意義的了。

  紫微躲開了我的攻擊,歎息著說:“你又何必呢?為了一個不關你事的男人……”

  “誰說翊不關我的事?”我問。

  “只要他心裏沒有你,他再怎麼優秀、再怎麼好,與你又何干呢?”紫微上前,握住我的劍,我看到了血一滴一滴地順著劍往下滴,我的心仿佛被人用鞭子狠狠地抽了一下,我根本就不是人!我只是一個鬼!我只是一個翊揀回來的鬼罷了!

  我甩開紫微、伏在一邊,真是恨,為什麼我不能痛哭一場,還要忍受這種非人的折磨?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