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咫尺天涯愛未

 表弟很喜歡本單位的一個姑娘。那是一個極普通但很愛笑的女孩。
  表弟長相俊朗,腹有詩書氣自華,眼界極高。那個叫燕的愛笑的姑娘一下就走進了表弟的心裏。有幾分孤傲氣質的表弟被燕迷得魂不守舍。
  表弟怕熾熱的愛讓燕不適應,無意間會傷害了她,把愛深深埋在心中,不敢輕易表露。他默默地關注她,悄悄地幫著她,一切都如春風化雨潤物無聲。表弟無數次深情地凝視她的一舉一動,以至於她的走路的姿勢,說話的聲音都諳熟於心。“久之,能以足音辨認”。每當聽到燕的輕快的腳步聲,表弟心中總會泛起層層幸福的漣漪,有時臉上會飛起一朵紅雲。
  有無數次,表弟站在很遠的地方緊緊盯著燕上班時必經的路口,緊張幸福焦慮寂寞地等著燕出現。燕出現的一?那,表弟那顆興奮而激動的心幾乎會從口中跳出來。表弟騎車快速趕上去,一臉興奮地說,那麼巧,同路。他們有一搭無一搭說著笑著同去上班。表弟感到周圍的空氣都是幸福的,覺得路上的每個人都是親人。
  每天下班後,表弟總會遠遠的跟在燕的身後,目送她穿過大街小巷回到家中,然後再回家。為了暗送心中的女神,表弟找各種藉口推掉和朋友們的聚會。後來,大家都知道表弟戀愛了,有活動也不再叫他。他們並不知道表弟只是暗戀,而那個女孩渾然不知。
  每次上QQ,看到燕亮著的頭像,心中有莫名的親切。很多情況下他並不聊天,只是柔柔地看著,直到頭像變成了灰色,表弟心中有些失落,依依不捨地下線。
  那天,我請表弟吃飯,他爽快地答應了。
  出單位大門時,表弟看到燕匆忙往外走,看了他一眼,沒有打招呼。他感到很反常,於是在燕的背後不遠不近地跟著。在路邊,發現燕上了一輛車。開車的是一個戴眼鏡的黑不溜秋的男子,面帶笑容地等著燕。看到燕上車時親切自然的動作,表弟一切都明白了。
  那一瞬間,痛徹心扉的悲傷如同突降的暴雨把他淹沒了。他覺得從幸福的雲端跌入了無底的深淵,所有的夢想都煙消雲散了。他欲哭無淚,欲喊無聲。
  表弟呆呆地站在路旁,一如過去等燕上班時的那樣站在路邊。那時是無比甜蜜的等待,現在是痛苦萬分的絕望。
  我打了N遍電話,表弟才無精打采地來到飯店。
  我能猜到發生了什麼,但不知如何勸他。滿桌子令人垂涎欲滴的菜,表弟幾乎沒動筷子。從不抽煙的他,買了一盒煙,一顆接一顆地抽起來。
  煙霧繚繞中,我有了一點思緒。
  我問:你知道林徽因嗎?
  他用焦躁不滿的眼神看了我一眼,心不在焉地說:梁思成的夫人,徐志摩苦苦追求而不得的才女。
  我又問:還有一個比徐志摩癡情的追求者,你知道嗎?
  他茫然地搖了搖頭,不知我到底想說什麼。
  我說:哲學家金嶽霖暗戀林徽因,但,那種情感埋藏內心深處一直未曾流露。為了那最初的情感,為了一生不變的暗戀,金嶽霖教授終生未娶。
  表弟眼中晶瑩的淚珠悄悄滑落,說:世上真有那樣癡情的人。
  我見他心情有些好轉,又講了一個古希臘的神話傳說。
  有一位水澤仙女叫克麗泰。一天,她在樹林裏遇見了正在狩獵的太陽神阿波羅。她瘋狂地愛上了俊美的太陽神。可是,驕傲的阿波羅連正眼也不瞧她便轉身離去。她只能每天注視著天空,看著阿波羅駕著金碧輝煌的日車劃過天空,她目不轉睛地凝視著阿波羅的行程,直到夕陽西下。日復一日,年復一年,她就這樣呆坐著,頭髮散亂,面容憔悴……後來,眾神憐憫她,把她變成一大朵金黃色的向日葵,她的臉兒變成了花盤,永遠向著太陽,每日追隨他,向他訴說她永遠不變的戀情。
  表弟已淚流滿面了,為那些憂傷而美好的暗戀。
  我接著說,暗戀往往意味著巨大的犧牲,對方可能一無所知。愛一個人是為了讓她幸福,並非為了得到。如果燕找到一個能夠給她帶來更多幸福的人,不是更好嗎?
  表弟有幾分贊同地點點頭,雖然心中依然堆滿憂傷的情愫。
  我又道:在單位,在這個城市中,你仍然聽到她的笑聲,看到她的身影。真的喜歡她,就把她當一個妹妹來愛。我們又多了個親人,該是多麼幸福呀!
  表弟緊蹙的愁眉漸漸舒展開,臉上有了一絲笑意。
  後來想起了張小嫻的話:暗戀最偉大的行為,是成全。你不愛我,但是我成全你。真正的暗戀,是一生的事業,不因他遠離你而放棄。沒有這種情操,不要輕言暗戀。
  不遠處傳來熟悉的曲子,侃侃的《嘀嗒》正唱起來︰“……整理好心情再出發……還會有人把你牽掛……”
  表弟把一大杯紮啤一飲而盡,擦了擦嘴邊的泡沫,說,哥,咱回家吧。
返回列表